我名叫阿吉,刚满25岁,我与我的太太小莉结婚三年了, 除了一些遗憾之外我们有还算不错的婚姻生活。 大约是两年前,我和小莉有一些争执,她将所有的精力花在孩子身上, 而冷落了我就算她不陪孩子的时候,一周有三天她会去教堂做义工, 这就是我和小莉起争执的原因。 小莉说她这么做完全是出自一个母亲的本性, 我说我也赞成她这么做但是起码得多留一点时间给我, 特别是「上床」时间而我同是也抱怨,她愈来愈不注意自己的外表了。 当她嫁给我时,她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孩, 而且才廿一岁长得也像花花公子中的当月经典女郎一样美丽, 有一头又直又长的头发深情迷人的大眼,天使般的娃娃脸, 又长又直的腿和细细的腰她出现的地方,就是大家目光的焦点。 但是结了婚,生了孩子后,她的体重立刻增加了廿公斤。 我鼓起勇气向小莉抱怨她的外形走样了,她开始大哭, 我告诉她我很抱歉刺伤了她但是我是为她好。 她看着我,拭去脸上的泪后说她很抱歉她冷落了我, 她还说她要开始减肥了。 第二年,我们的关系改善了,小莉减去了她身上所有多出来的体重, 由于运动的结果她现在看起来比婚前还美,更让人意外的事, 她的胸部比以前更大了为了证明这个事实,她特别去量了三围, 现在是35D-22-35。 她的胸部虽然是D罩杯,但是D罩杯看起来还是容纳不下她的大乳房, 我认为她起码比D罩杯大一号才对。 为了庆祝小莉的重生和廿三岁生日,我设计了一个只有我和她的拉斯维加斯之旅, 我的父母会帮我们照顾小孩旅途开始时相当不错, 第一天我们大啖美食、小赌一场、看精采的秀 小莉穿了不常穿的一件迷你紧身衣以展现她的身材。 这件白色的衣服非常的紧,而且相当地短, 她必需相当小心以免穿帮而露出我买给她的内裤, 她还穿了一件相当合身的胸罩将她的胸部整个托了起来, 一个美丽、细腰、长腿、丰乳的女人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力, 她还穿了一双白色细跟的五寸高跟鞋许多人都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刚开始时小莉有些不自在,但是不久后,她开始喜欢这样了。 在这个时候,我实在说不出口「我们该回去了」这句话。 在表演结束后,我们漫步走回旅馆,经过游泳池, 凉风阵阵让人神清气爽我们找了个没人的角落, 我将小莉抱在怀中轻轻的吻了她,她的反应让我惊讶, 她以许久不曾出现的热情回吻我很显然地,今天欢乐的气氛已经点燃了她的慾望, 我能感受到她的舌头在我的口中热情的探索她的唿吸异常的沉重, 当我们的长吻结束 小莉轻声对我说: 「我想要你, 阿吉。 」我回答: 「我也是。 」她不怀好意的说: 「我们可以在这里做吗?」我很惊讶我的妻子居然会提出这种点子。 我以实际的行动回答她,我让小莉的背靠着墙, 轻轻吻着她的肩膀和脖子让她开始兴奋,小莉将一条腿抬了起来, 放在一旁的长椅上她的裙子也因此拉高,露出了内裤, 那条高叉又袖珍的内裤几乎盖不住她的阴户她为了穿这条内裤, 还特别修剪了阴毛我很轻易的拉开内裤的边缘, 轻轻抚摸她的阴户她自然而然的发出了呻吟。 小莉将双眼闭起,把头往后仰,我往四周看了看, 确定周围没有其它人会看到我们办事接着转过头来看着我那美丽又性感的妻子, 她正沉醉在我的手指所给她的感觉之中整个阴户都湿淋淋的, 她呻吟着说: 「搞我阿吉。 」,我从来也没看过她如些这般的热情。 我拉下我的拉链,掏出我那早就硬起来的肉棒, 拿开原在小莉阴户上活动的手改让我的龟头在小莉的阴户上磨擦, 让她显得更需要我的家伙 她以急促的唿吸低声说: 「请干我吧, 拜托你。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干」这个字,很明显地, 这是她有生以来最需要的一次。 我也一样很需要了,我不能在作弄小莉了, 我要用她那又湿又热的小穴当我将我的龟头插入小莉的穴内, 她开始痉孪而且发出叫声我慢慢地将我的肉棒插进小莉的阴户内, 直到我的阴毛碰到小莉那经过修剪的阴毛在我开始拔起阴茎准备下一步时, 我听到了一些声音而小莉也听到了。 「快点,有人来了。 」我说 我从小莉那尚未满足的阴户中拔出我坚硬的阳具, 痛苦地将它塞回裤子之中小莉则放下腿,拉平裙子。 当我们整理好后,一对年轻的夫妻走近我们, 他们看到我们时略感惊讶我想,他们可能和我们一样, 想来这里做一样的事情。 那名妻子非常漂亮,她看起来比小莉还年轻, 有一张可爱的脸但是身材比不上小莉。 小莉靠着我, 说: 「我们回去做未做完的事吧。 」我想慢慢地满足我饥渴的妻子,所以我先提议去酒吧, 小莉不情愿的同意了。 我们喝着酒,忘情的谈论今天的趣事,并且放声大笑, 我的性慾一直存在我很骄傲我的身旁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妻子, 有人说成熟的女人更有魅力这句话印证在小莉身上绝对适合。 当我告诉女服务生结帐时,小莉的手立刻紧紧的握住我的手, 女服务生问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办公事还是来玩的?我开玩笑地告诉她, 我是为了庆祝我妻子卅岁的生日。 小莉听到这句话时,她的眼光恨不得想杀了我, 那女服务生也看出来了马上向我们为她的问题道歉。 小莉对我的话感到不悦,我很奇怪为什么她会对这种年纪的玩笑而生气, 她提醒我她的外表让她觉得好像回到了少女时代, 我告诉她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她现在比结婚前我们约会的那段日子更美。 她怀疑我的说词,也质疑我刚才为什么愣愣的看着那位年轻的妻子, 她认为我觉得她太老了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小莉是不是真的醉了, 我不知道她开始说她要证明她还是有吸引力的。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告诉她让我们回房间, 让我证明她是多么地有吸引力她说由丈夫口中所说出来的恭维并不可靠, 她转身走向后面的酒吧口中念念有词的说她还年轻。 我问她要去哪里?她告诉我她要证明给我看, 她还是很有魅力的。 我告诉她不必这么做,她回答这是自尊心的问题, 我扶着她跟她走进酒吧旁的撞球间。 她转过身,轻轻告诉我,她听到撞球间里有人, 她跌跌撞撞的走了进去不久后出来,告诉我, 进面有不少人而且都是黑人,我该告诉她算了, 我们回房吧但是我却冷笑,并且说她没胆子。 小莉被我这句话激怒了,她要我看着,转身走向撞球间, 此时我低声咒骂我我自并且看了看四周,雪莉没错, 这里已经没人了只剩下撞球间里的那一群黑人, 她大概原来是想找一个已婚、秃头、脾酒肚的男人 很快的达到吸引他注意自己的目的然后再走, 可是在我无聊的讥笑之后她慢慢的走进了撞球间, 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看到四个除了职业运动选手般的黑人大汉立刻对她狼嚎、吹口哨, 小莉停了下来面对那些用饥渴眼神看着她的男人们。 小莉问他们,喜不喜欢他们现在看到的女人, 他们报以更大声的狼嚎其中一个家伙说,她是他今年看过最美的女子。 在他们的夸赞之下,小莉看起来更大胆了, 真不敢相信我珍爱的小莉居然对一群男人卖弄风骚。 忽然,小莉的小钱包掉在地上,小莉弯下腰去捡起它, 这使得她的短裙拉高了露出她的臀部和内裤, 很幸运地附近没有其它人会看到这一幕。 她这么做引起了更多的狼嚎,她对着这些男人微笑, 还是没有直起身来这也使得她的乳沟暴露在这些男人面前, 那些男人贪婪的看着小莉。 此时我认为小莉该回房了,一个男人要小莉和他们一起玩, 小莉告诉他们她没办法留下来,因为她要去换衣服, 那些男人异口同声懊恼的发出「噢」的声音小莉噘起嘴, 似手不想让他们失望。 其中一个家伙说道: 「你为什么不在这里把衣服脱了?这里没有其它人了啊?」 小莉听到这句话, 将一根手指放在唇上思索着要不要这么做。 我确定她不想离开他们,更令我吃惊的是, 小莉居然将手移到裙子的边缘那些男人们又开始狼嚎了, 小莉将裙子一寸寸慢慢的拉高将她的腿呈现在这些男人面前, 当裙子上移到小莉的三角地带时那些男人的眼睛好像快掉了下来。 小莉继续将衣服往上拉,超过了她的腰部, 当拉到胸部时小莉把速度放慢,也顺势挤了挤她的乳房, 这使得她的乳房在胸前轻轻的晃动她最后终于将外衣脱了下来, 满脸性感的表情用她的高跟鞋将她的衣服一脚踢开。 狼嚎又再次响起,促使小莉继续,她报以一个微笑, 踩着高跟鞋往撞球间的深处走进男人们让出了更多的空间, 但是这个撞球间还是太狭窄了些之后小莉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 因为汗水和兴奋小莉的胸罩和内裤已经湿透了, 所以变得透明所以我美丽的妻子,现在几乎已经是一丝不挂的坐在这四个男人之间, 她袖珍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肤与这四个全身黝黑的壮汉在一起, 成了明显的对比是一个令人惊异的景象。 我忽然问我自己,为什么还不出面阻止?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看到我的妻子在这种情况下, 让我觉得很兴奋我也很吃惊,我原本以为小莉会马上离开这里, 回到房间。 接下来的几分钟,那虚男人看着小莉的身体, 同时和她愉快的交谈有时候其中一个男人还会故意用手碰碰小莉的胸部, 但是小莉好像一点也不介意她轮流坐在每一个男人的腿上, 最后如我所愿的,小莉好像打算离开这里了, 她拿起其中一个男人的毛巾并将它拧干,来擦自己的身体, 由于内衣裤已经湿了所以衣服不太好穿,一个家伙过来帮她穿衣服, 现在我可以比较清楚的听到他们的谈话小莉说她的房里还有一些酒, 现在我明白了她邀请其中一个--不!也许是所有的男人去我们的房间。 当小莉走近我时,我躲到身后的自动贩卖机旁边, 她往我这儿看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走,走过我身旁时, 她轻声说: 「我告诉过你了!」那四个跟在后面的黑人并没发现。 她三角地带附近的裙子上有点湿的痕迹, 透过她湿了的衣服和胸罩可以看见她乳头的样子, 而那件白色的衣服也因为湿了而显得透明但是她好像一点也不在乎, 当其中一个家伙帮她打开酒吧的门时她对那个男的报以微笑, 而那个男的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小莉身上的重要部位 小莉也发现那个男人的裤裆开始澎胀当小莉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我的阴茎也开始勃起了。 他们走过走廊前往我们的房间,我们的房间靠近中庭花园, 当初我们进入房间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上窗帘, 但是很不幸的窗帘无法完全拉上,不过也因为如此, 现在我站在花园就可以看到房中的一切景象了。 我就坐在花园的椅子上,看见房间的灯亮了, 小莉和那四个男了走了进来我很感谢这个房子的廉价建筑, 它让我可以听到房间中人的对话。 小莉将钱包和钥匙往化粧台上一丢,然后像伸懒腰般的将双手往上伸, 我知道她很紧张因为当她紧张时,她总是这么做, 我以为她觉得自己已经证明了她还有魅力所以她马上会要这四个黑人离开。 没多久, 一个家伙说: 「小美人, 你不是要给我们一点酒吗?」 她笑着说: 「才怪, 我可没说要请你们喝酒喔。 」 她从冰桶中拿出酒,并且倒了五杯。 我怀疑这些像伙是想让小莉喝得更醉,尤其她刚刚在酒吧里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 她又不常喝酒不用几杯,她一定会醉的,刚才在游泳池旁的事也被打断, 她现在一定慾火焚身。 其中一个家伙,名叫小鬼,他打开音响, 放一些热情的音乐 另一个叫做水管的则说: 「这是今晚狂欢的音乐。 」 小莉问他: 「什么狂欢?」 水管答: 「这是男人的狂欢啊!」 「只有男人才能参加吗?」小莉问道。